图片系列
亚洲色图
欧美性图
自拍偷拍
激情图片
小说系列
都市激情
武侠玄幻
校园春色
强奸乱伦

132yy.com-婧倩馆-7rmy.com,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

作者:jasonandcat
***********************************
    皇宫内,在明亮的月光下,一个人徐徐的走在路上箖两旁几乎是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侍卫,看着这些配戴上好钢刀的将士坚毅的神情和一股若有若无淡淡的杀气散发出来,不难想像这些皇宫内的侍卫们是多幺的精锐与剽悍在加上定时行走在各地点巡逻的卫士,将皇宫保卫的可以说是滴水不漏。
  若是一般人没有比较好的心理建设一定会被这些骠悍的禁军给吓的不知所
措,但是行走在中间的中年男子彷彿一点都不为所动似的,一点也没受到这些禁
军的影响,反而在所有禁军的眼中,在看到中年男子经过时,都流露出一股从内
心散发出来的由衷的尊敬,嘌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侍卫,看着他们精良的阵容,男
子的眼中闪过一丝嘉许。
  当今的皇帝陛下和此人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传奇人物,两
人相知相交,虽没有血缘关係,但是实际上两人的感情却比亲兄弟还要亲,凭藉
着此人高深的武功和皇帝陛下用兵如神的技巧,在前朝末各地番镇割据的混乱下
,硬是闯出一片天地,在短短的十五年之内,先后消灭所有大大小小的军阀,最
后统一了天下。
  皇帝陛下姓郭,名叫天成,今年四十三岁,中年男子姓封,名不平,今年四
十岁,原本封不平姓封单名一个平字,但是从小就因为战乱而失去所有亲人的他
,看尽了世间的冷暖和所有大大小小的不平事,因此自己改名为不平,立志要扫
平这乱世,让这些不平之事不再发生。
  今天皇帝陛下突然在深夜召他相见说是有要是相商,接到通知的他自然是急
急忙忙的就往皇帝的寝宫赶,一边走着一边思考到底是什幺事情,让陛下这幺晚
了还要找他去。
  『奇怪了,大哥这幺晚了找我有什幺事吗?嗯…难道是要询问车骥将军胡关
宝密谋造反一事调查的如何了?』
  想到这哩,封不平在心里面很狠的骂道:『这个该死的乱臣贼子,亏他跟了
大哥这幺久,在大哥登基之后不管是金钱、封地、官位,哪一项亏待了他,居然
还要造大哥的反,临死之前还想挑拨我和大哥的感情,真该千刀万剐!』
  想到这哩,封不平的思绪不禁朝着早上带兵包围胡关宝他的府邸所发生的经
过飘去……在重重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下,封不平几乎是没有遇到有组织
的抵抗就将府内所有人都抓获,胡关宝的亲兵在寡不敌众又丧失先机的情况下几
乎全员战死,仅存的人员也在受伤无力抵抗之下被俘虏后解除武装。
  大厅内,只剩下封不平和他的亲信侍卫、满脸血汙的胡关宝则是披头散髮的
被压着和他的妻子女儿跪在一起,由封不平亲自出手对付的他,琵琶骨被捏碎,
两手的手筋和两腿的脚筋都被挑断,已经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这时只见封不平施施然的走到一张椅子前坐下,接过手下奉上的一杯热茶,
喝了一口之后慢条斯理的问到:「胡关宝,枉费陛下对你这幺的信任和照顾,你
不但不心怀感恩,居然还密谋造他的反,真是狼心狗肺,还好陛下明察秋毫,提
早掌握了你的不轨企图,先发制人,否则岂不是被你得手了?事到如今,你已经
没有丝毫的机会了,倒不如你快把其他反贼的名单报出来,我相信依陛下的宽宏
大量,给你一条全尸和饶了你夫人女儿的一条性命也未尝不是不可能。」
  谁知胡关宝听到这话之后不但没有感激涕零,反而还 起头来破口大骂:「
狗贼,不要你假好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郭天成这个卑鄙的伪君子,亏我们这
些老部下当年拼死拼活的帮他打天下,他倒好,当了皇帝之后将以前的功臣杀的
杀,流放的流放,一点都没有顾念昔日之情,早知道会是如此,当初早就在他背
后给他一刀!」
  封不平闻言大怒,说道:「大胆!陛下的名讳是你可以直接叫的吗?陛下如
果没有掌握道确实的证据,又怎幺会要我来抓人?你说陛下迫害功臣,那陛下怎
幺也没有把我也给杀了?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其他乱党的名子交出来,不
然你别妄想你可以轻鬆的一死百了!」
  胡关宝胚了一声,说:「莫须有的事,你在问我一千遍、一万遍,我也还是
跟你说没有!」
  「好,这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不顾昔日情面。
  听说你的夫人在没有嫁给你之前乃是当地数一数二的美人,知书达礼,且琴
棋书画样样精通,现在虽然女儿已经有二八年华,但还是风韵犹存。
  啧啧啧…长得还真美阿。」
  封不平一边说着,一边还将眼神不住的打量着跪在一旁的胡夫人。
  不消说,这胡夫人还真是一位性感尤物,白皙的皮肤瓜子般的脸蛋,勾人的
丹凤眼微微上翘,在配上一副樱桃小嘴,一个标準的美人,肉感的身材让她看起
来更显的丰满,胀鼓鼓的胸脯让人不禁要吞一口口水,现在跪着瑟瑟发抖的她,
别有一番楚楚可怜的风韵在。
  向亲信使了一个眼色之后,亲信心领神会的退出了大厅,一会儿就从外面端
了一杯东西进来,二话不说,就往胡夫人嘴里灌,可怜的胡夫人被呛的咳嗽连连
,虽然有一部分溢出,但是大部分还是被她喝了下去。
  「你…你给我夫人喝了些什幺?」
  胡关宝气急败坏的问道。
  「呵呵∼∼只不过是一杯让贞洁烈妇也会春心蕩漾的春药罢了,你如果供出
其他反贼,我马上给你的夫人喝解药,但是如果你坚持不说,嘿嘿∼∼我刚好可
以尝尝胡夫人的滋味。」
  「我说过了,我真的没有造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是你不要机会的,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了。」
  封不平不再说话,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大约过了一盏茶的时间,
就看到原本胡夫人白皙的脸孔上渐渐浮现一股醉人般的嫣红,樱桃小口也开始有
一阵阵的喘息声传出。
  让人将娇喘连连的胡夫人从地上拉起来,封不平一面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
出了长年不断的断练所拥有的结实身材,一面向前走去用自己的右手食指轻挑的
将胡夫人小巧的下巴勾了起来,也许是春药发作的原因吧,在胡夫人眼中,眼前
男人那结实的肌肉变得诱人,身体所散发出来的浓烈男子气息更是让她迷醉,但
是良好的教育让贞节的她咬紧牙根苦苦忍耐着。
  封不平伸出双手隔着衣服抚上了那丰满的双峰,摸到胡夫人的奶子之后,才
了解到真不是普通的丰满,他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摸了一会儿,似乎觉得不过瘾
,两手抓住胡夫人的衣领用力向外一拉,只听到兹拉的一声,胡夫人的衣服就被
撕破裂到腰间,两颗浑圆饱满的大奶子就这幺颤颤的抖了出来,本来就被吓得六
神无主的胡家小姐看到母亲这样子,当场吓昏过去。
  「住手,我真的没有勾结反贼,你这该死的家伙给我住手!」
  看到自己夫人的狼狈样子,胡关宝破口大骂,嘶声力竭的吼着。
  但是封不平丝毫不理会他,自顾自的将胡夫人两粒雪白的大奶子用手揉捏成
各种形状,看到肉团上两粒嫣红的一点,立刻把它含到嘴里去,左右轮流互换,
在嘴里吸的啧啧有声,还不时用嘴唇将奶头夹住向上吸,在奶头和乳房被拉到呈
现朝天的竹笋形状之后,脱离双唇又在弹了回去,一阵跳动。
  如此反覆之后,只见那小小的奶头逐渐膨胀,到最后坚硬的凸了出来。
  「哈哈哈∼∼夫人,妳的奶子可真是下流阿,被我吸了几下,连奶头都不争
气的翘了起来阿,很想要了是吗?让我猜猜,妳现在下面一定是湿透了吧?」
  话说完,封不平把右手从夫人衣服腰上的裂口伸了进去就往私处一阵抠摸,
在把手插出之后,只见右手沾满了大量胡夫人的爱液,数量多到把手都沾湿了,
一滴一滴的向地板滴落,在光线的折射下显得亮晶晶的。
  「住手…嗯…不要这样…大人…嗯…求求你住手…」
  看到自己流出的爱液,胡夫人真是羞愤欲死,体内的情慾一波波向她袭来,
让她简直快要撑不住了,如果不是从小良好的教育,她真的要忍不住向眼前可恶
的男人求欢了。
  看到胡夫人这样的媚态,封不平哪还忍的住,立刻将自己身上仅剩的那件裤
子也给脱了,只看到一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弹了出来,不住兴奋的斗着,在龟头前
端的马眼流出一丝透明的黏液。
  粗长的肉棒将近有七吋长,紫红色的龟头有一颗鹅蛋那幺粗;宛如儿臂般粗
的肉棒上青筋环绕,显得狰狞无比;配上明显的龟冠,让整只肉棒看起来像是一
条毒蛇一样。
  看到了封不平粗大的家伙,胡夫人的春潮更是氾滥了,她不安的将两腿紧紧
夹着摩擦,以降低两腿间骚痒的感觉。
  见状,封不平再打个眼色给架住夫人的两个亲卫,两个亲卫立刻将夫人剥的
像一只白羊一样,在一人抱住一条腿弯,像是在帮小孩把尿一般将夫人腾空牢牢
的抱紧。
  这时封不平用右手扶着肉棒对準了夫人那迷人的小肉洞,左手则是将汩汩流
出的爱液沾满之后平均且仔细的抹在肉棒上,做好插入前的準备。
  「我求求你了,我真的不知道其他乱党是谁,我给你磕头,拜託你放过她吧
!」
  胡关宝终于崩溃,低声下气的拼命哀求封不平,请他放过自己夫人,更澄清
自己真的不知道其他人,只是,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封不平哪里还忍耐的住
,就算他真的要供出其他人,也要先干了再说了。
  「哈哈,好好的给你亲爱的丈夫戴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吧!」
  说时迟,那时快,封不平两手紧紧抓住胡夫人的美臀,大肉棒一股作气的插
入已经湿透的肉穴中,将近七吋长的肉棒整根插入,龟头直抵花心!「呜…阿…

  胡夫人脑中彷彿有一条线崩断了似的,小脸向上 起,嘴里发出一阵不知是
痛楚还是舒爽的哀鸣,身体一阵激烈的抖动之下,这一下的插入居然让压抑了很
久的胡夫人来了一次激烈的高潮!「关宝…不要看…不要看我…」
  强烈的羞耻使的胡夫人意志拼命的想反抗,但可惜的是身体真正的感觉却背
叛了她,肉棒抽插中所带来如潮的快感让肉体感到极度的欢愉,无可奈何之下,
只好哀求自己的丈夫别看,眼角一滴滴的泪水随着抽送的振动滑落「阿……狗贼
,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我要杀了你……」
  看着爱妻在眼前被恣意姦淫,胡关宝疯狂的挣扎着,但是手脚经脉都被挑断
的他的力量和压住他的侍卫比起来真的是差太多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粗长的肉棒
在本来只有自己可以享用的地方进进出出着。
  「哈哈…不得好死?我现在的确是快死了,被你夫人的骚穴夹的我欲仙欲死
阿!」
  封不平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更用力兇猛的在胡夫人的嫩穴中抽送着。
  只听到一阵阵啪啪啪的肉搏声,胡夫人雪白的屁股被男人的大腿持续不断大
力的撞击着而显得微微泛红,每被撞击一次,肥美的屁股肉余波蕩漾着,煞是好
看;滚烫的爱液随着肉棒的抽出而被一汩汩的带出,插入时的肉体撞击又让这些
爱液向外扩散喷出,将两人的阴毛都沾的溼答答的;多余的爱液随着男人饱满的
阴囊向下滑动,在阴囊下方凝结之后一滴滴向下滴落。
  猛烈的姦淫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在一阵低吼声中,男人将胀大了足足有一
圈的龟头深深的插入子宫内,开始激烈的喷薄,而可怜的胡夫人也在这一阵的射
精中,迎接了自己第七次的高潮!「封不平,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伴君如伴虎
,总有一天狗皇帝一定也会除掉你,你看着吧,我先在地狱里等着你。」
  两眼通红的胡关宝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咬舌自尽了。
  「可恶,以为自杀就一了百了了吗,把他的尸体吊在东门外让百姓观赏,以
敬效尤,至于他的妻子和女儿,拉去当十万禁军的军妓,给我日夜不停的操,干
死她们为止。」
  走在皇帝寝宫的路上,封不平愤怒的回想今天早上的点点滴滴。
  「伴君如伴虎?我和大哥感情的亲密程度,又岂是外人所可以想到的到的呢
?我们小时候就认识的,一起出生入死到现在,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背叛大哥,相
信大哥一定也不会害我……」
  两人相识是在一个战火纷扰的年代,六岁的封不平在失去亲人之后当了乞丐
,到处流浪,巧遇了大他三岁一样也是乞丐的郭天成,同病相怜之下,两人相互
扶持、相互照顾,过着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
  原本以为会这样到死的两人,在一次乞讨之中,遇到改变他们一生的人。
  一样是一个出门乞讨的日子,一样是一个所获不多的结果,在七岁的封不平
向一个路过的老人乞讨时,原本是要施捨一点给封不平打发他们离开的老人,在
看到封不平后,脸色起先是迟疑了一下,后来转化为惊讶的狂喜。
  「这…这根骨,这是万中无一练武绝佳的根骨啊!看来老天还是待我不薄,
在我人生日暮西山的这时刻,居然让我遇到这幺适合当我徒弟的人选。」
  老人一面开心的说着,一面伸出手在封不平的身上摸摸捏捏着。
  「孩子,你叫什幺名子?」
  「我…我叫封平。」
  「你不要在一个人到处乞讨流浪了,老夫想要收你为徒,以后你不用再过着
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了,你可愿意和我走?」
  原本以为封不平一定会大喜过望并且立刻答应的老人,却没想到封不平在一
阵的迟疑之后开口向老人说:「老爷爷,我很愿意和你走作你的徒弟,但是我还
有一个大我三岁的大哥,他也是孤儿,你可不可以也带他一起走?」
  喜遇良徒的老人想也没想就一口答应,并要封不平马上带自己去找郭天成,
之后三人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只是当老人看到郭天成的面相之后,他又再一次的
大吃一惊了。
  『看他天庭饱满,鼻子有肉,未来是个福泽宽厚之人;两眼灵动有神,显示
他聪明伶俐,学习天份极佳,未来定是一个做大事之人;可惜他的双眼角稍稍向
上斜勾,说明他也会是一个奸诈而做事不择手段之人,只不过会隐藏的比较深而
已,我该连他一起收作徒弟吗?罢了罢了,也许是天意吧!』
  想到这里,老人心中有了决定。
  「孩子们,老夫身上有两件本事,一样就是身上的武功,一样则是行军布阵
的兵法,你们两人一个人只选择学一样,考虑清楚之后再回答我。」
  「我要学武功,我要当个行侠仗义的大侠。」
  七岁的封不平闻言兴奋的说道。
  「那我学兵法吧,总有一天我要用我的力量来改变这个乱世!」
  十岁的郭天成在一阵详细的考虑之后说道。
  从那天开始,两人就拜老人为师,开始了他们的学习。
  就像是老人所预估的,郭天成天资十分的聪颖,任何兵法书他几乎是过目不
忘,并且很多时候都可以举一反三,除了兵法之外,他也向老人学打仗时最实用
的战技;另一方面,封不平也没有辜负了他那【万中无一】的绝佳根骨,短短几
年之内内功进展突飞猛进,所有武功招式他学起来得心应手、事倍功半,让老人
心中大慰,他们就这样度过了他们人生中最无忧无虑的八年,直到有一天……随
着年纪越来越大,老人的身体也大不如从前,一天,老人突然将两人叫到跟前,
正当两人莫名其妙不知所谓的时候,老人说了:「天成、平儿,为师感到大限已
到,可能不日就要离开这个人世间,我一生纵横江湖,在死之前还收到你们这两
个好徒弟,我心中已经没有遗憾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你们两个,在我死后,
你们就出去好好的闯蕩一番吧,男儿志在四方,希望你们能闯出一番事业来,为
师最后只送你们一句话,希望你们好好记在心里,那就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
人之心不可无】,希望你们切记,好了,我累了,你们出去吧。」
  说完,就将两人赶离开了房间。
  果然就如同老人所预测的一样,三天之后,老然安详的离开人世,两人在老
人坟前恭敬的瞌了三个响头之后,郭天成向封不平说了自己未来的去向。
  「平弟,我决定去参军,听说现在太平道是在所有势力里数的上号的一支,
而且他们素有仁义之名,所过之处绝不随便侵扰百姓,是现在风评最好的了,我
準备去投靠他们,你呢?」
  「大哥,从小时候我们相遇开始,我就已经决定要跟着你一辈子了,军队里
面这幺危险,你一定需要人保护,你到哪里去,我就跟你到哪里去。」
  听到封不平为了他,连自己想要行侠仗义的愿望都可以抛诸脑后,郭天成大
为感动,不禁紧紧握住封不平的双手,说:「好老弟,哥哥绝对不会忘了你对哥
哥的好,以后有荣华富贵,咱们兄弟二人共享。」
  之后,两人收拾细软,就朝着他们的目的地太平道前进,参军没有任何要求
,只希望两人都能够在同一个行阵里;两人从最普通的列兵开始干起,凭藉着郭
天成所学的实用战斗技巧和封不平的高强武功,两人迅速的累积战功,在短短的
五年之内,郭天成就爬到了万夫长这个位子,而封不平虽然也是战功彪炳,但是
他拒绝了所有的高官厚禄,只愿意安安静静的待在郭天成的身边作他的贴身护卫
保护他的安全,这让太平道的首领孔定邦更加的欣赏他们两个,终于,在一次和
宿敌黑风军的决战大胜而归后,提出了要将独生女许配给郭天成的想法。
  虽然孔定邦的女儿长的并不美,但是明眼人都知道,膝下无子的孔定邦就只
有这幺一个女儿,谁娶了他的女儿,以后继承太平道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让众人
不禁羡慕起他的好运气。
  喜出望外的郭天成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好机会,没有多加考虑就
答应了这门亲事,从此之后,郭天成隐隐的成了太平道第二的实权人物,在那之
后,郭天成更是意气风发的带着旗下的部队东征西讨,消灭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势
力,由于治军严谨,对于犯了军法的人,不管是谁决不宽贷,也让他所带领的部
队有了【铁血军】的称呼。
  上天好像特别眷顾郭天成一般,再一次面对朝廷军队的战斗中,孔定邦由于
太过轻敌躁进,而陷入了敌人精心布置的重重埋伏之中,虽然最后孔定邦还是被
忠心耿耿的亲兵护卫着逃了出来,但是十万大军能逃出来的不超过两万,剩下的
不是战死就是被俘,孔定邦也受了很严重的致命伤,不到半个月就因为伤重不治
,理所当然的,孔定邦的老部下就一致推举他生前唯一的女婿郭天成接任太平军
首领的位子。
  接任太平军首领的郭天成先是着手把受到严重打击的部队重新进行编制,然
后开始慢慢的将自己的亲信安插到部队中担任重要职位,接下来致力进行内政的
管理,短短两年之内,太平道兵强马壮、粮草充足,而所有重要的位子上都已经
被郭天成安插上他的亲信担任,这时候,郭天成知道一统天下的时候到了。
  首先遭殃的是太平道旁边的夙敌黑风寨。
  郭天成一次集结了包含马、步、弓在内的兵马总共约三十万,兵分三路向黑
风寨的领地进军,虽然黑风寨的土地、兵马都差了太平道没有多少,但是在两年
的时间内,郭天成励兵秣马,领地里上下一条心,再加上重要职位和军队都被牢
牢的控制在郭天成手里,所以在命令的推动和配合得到很大的成效;反观黑风寨
,以寨主为首的的大臣们一个个贪图安逸,只想要好好的享乐,根本忘了当初起
义时推翻腐败朝廷的雄心壮志,少数几个有志之士虽然想要力图振作,但是一来
不被寨主所喜,二来受到其他派系的大臣的排挤,都纷纷被赶走或流放。
  军队里的状况也好不了多少,真正立下军功的人的功劳却被上面位高权重的
人所剥夺,各个军队派系斗争严重,甚至到了坐视不理,眼睁睁看着友军被太平
道全军歼灭而不出兵相助,而被一个个击破,可笑那些上位者却还在醉生梦死,
大难临头却完全不知。
  短短四个月,三路太平道的大军连破十五座城池,直逼黑风寨最后的根据地
,三路大军隐隐形成合围之势,这时候黑风寨的所有人才开始紧张起来,可惜已
经为之以晚。
  大军出征第八个月,黑风寨首都新天城在弹尽援绝而又民心背离的情况下被
太平道攻破,包含寨主之内所有贪官汙吏和平时鱼肉乡民的大臣全部被太平道诛
杀一空,随即开仓赈民,并且严令所有太平道的军队不可对百姓有一丝一毫的侵
犯,郭天成更亲自下令处死了一个抢劫的百人队,百夫长更被以管教不力连坐处
死,在郭天成一系列的安民政策之下,浮动不安的民心迅速被安抚下来,并且接
受了新的领导者。
  在黑风寨败亡之后,整个大陆北方再也没有可以和太平道分庭抗礼的势力存
在,在知道反抗无望之后,黑风寨的残余势力和其他的小势力纷纷向太平到投降
,大陆北方完全统一,和大周国隔江而治,一南一北的对峙着。
  大周国二百三十五年,统一北方的郭天成,又在经过了三年的休息调养之后
,以【推翻腐败朝廷,还百姓安定生活】为口号,集结了五十万的兵力,对外号
称一百万大军,渡江而过,正式掀起了统一大陆的战争。
  大周国二百三十五年,统一大陆战争正式开始。
  大周国二百三十六年,太平道攻破天雄关,大周国南方七省天险完全丧失,
太平道骑兵可以轻鬆突袭七省的任何一个省分。
  大周国二百三十七年二月,南方七省彻底沦陷,大周国皇帝迁都南方林江城

  大周国二百三十七年十月,太平道兵锋所指,大周皇帝再次南逃,迁都西化
城。
  大周国二百三十八年元月,太平道兵临林江城,用计将孔定邦的军队杀的大
败的大周国大将军林师道知道林江成已经是大周国最后的一到天险,若是再沦陷
,则大周必定亡国,故而及集结了最后二十万兵力,想要以林江城的高大城墙将
太平道档下来。
  大周国二百三十八年元月十八,惨烈的林江争夺战打响了,初期大周军队倚
着坚固的城墙据城而守,给了太平道军队惨重的伤亡,直到郭天成调来了三十台
的巨型投石车,胜利的天平才开始渐渐向太平道倾斜。
  三十台投石车的齐放威力惊人,受到打击的墙面到处都是坑坑洞洞,城墙上
到处都是阵亡者的断肢残骸,空气中总是布满了一阵阵浓浓的血腥味。
  也许是以为胜利在望,太平军开始有了轻敌的心态,却被林师道以声东击西
的方式,在付出了两万人的伤亡之后,毁去了太平军所有的巨型投石车,自此攻
城战又陷入了拉锯的僵持中。
  恼羞成怒的郭天成下令全军不分日夜分成六个梯次轮流休息和攻城,不计任
何代价也要将林江城拿下,拿林师道的项上人头以慰孔定邦的在天之灵,套一句
郭天成说的话,就是【累,也要累死他们】!。
  不分日夜的攻城战开始了!在盾牌兵的护卫之下,大刀兵左手持顿、右手持
刀、冒着密集的箭雨向着城墙上前进着,架上云梯,士兵门前僕后继的向上冲,
每人都杀红了眼,眼中所见的都只有眼前的敌人!一个冲上城墙的士兵一刀将一
个大周国的士兵头颅砍飞,在鲜血喷洒之余却觉得肚子一痛,低下头却看见一把
长矛的枪头从他的肚子中冒出,在转了一圈之后又拖着他的肠子抽了出去,那个
士兵拼命的用双手捧住自己流出去的肠子,想要将它们在塞回肚子里,却发现怎
幺样也无法遏止肠子流出;一个太平道的士兵被一把狼牙棒打爆了头,脑浆随着
碎裂的头骨四处喷洒,旁边一个奋战中的士兵觉得脸上被喷到了一个东西,用手
摸下来之后,赫然发现是一颗刚刚喷出来的同伴的眼珠子…围城持续了一个多月
,却始终无法拿下林江城,眼看着大军被拖在这里,补给越来越困难,大营中到
处是伤兵的呻吟声,郭天成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在一次的军事会议中,一向默不作声的封不平破天荒的开口了。
  「大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的军队数量太过庞大,目前粮草的使用越
来越吃紧了,如果不赶快破城我们将面临着兵败如山倒的严重后果,我内心有个
计画可以破城,不知道该不该讲?」
  「好兄弟,你有什幺好计画,快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吧,哥哥我都快愁死了」
  一听到封不平有办法,郭天成精神一振高兴的说。
  「如此我就献丑了,根据我这一个多月的观察,发现敌方大将林师道可以说
是用兵如神,而且更善于鼓舞士气,常常可以看到他亲临最危险的前线,但是这
个样子也可以说是他的致命伤,因为他总是在最危险的地方,如果他战死了,那
大周的士气还不马上崩溃?所以我建议由我带着一小队精挑细选的精兵,由我混
着隐藏在里面假装一名普通的士兵,凭着我的武功,只要能够靠近他,我大概有
八成的把握可以将他格杀!」
  封不平信心满满的说到。
  「不行,你是我的兄弟,我怎幺能让你执行这幺危险的任务?」
  「大哥,就让我去试试看吧,如果可以帮大哥扫平眼前的敌人,让大哥建立
一个安乐的国家,我就算是死也是死得其所,我意已决,请大哥别再劝我了」。
  眼看着封不平已经下定决心,郭天成也没办法在阻挡,只得要封不平一定要
注意到自己的安全,随即让各个军队挑选出百名菁英,计画在三天之后实行,命
名为【斩首行动】。
  三天之后,果然林师道一如往常的亲临城头杀敌鼓舞士气,斩首行动的人员
依照计画待命,终于在战斗最僵持的时候,大周士兵的防线被打开了一个小缺口

  早已等待良久的封不平立刻带着人员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切入并扩大那个
缺口,并向帅旗的方向迅速杀过去,普通士兵哪里是这些万里挑一的菁英的对手
呢?很快的林师道的防线就被封不平的人员压缩到剩下大约五十步的距离。
  发觉情况不对的林师道的亲兵立刻护卫着林师道向后撤退,一些人捨生忘死
的用自己的血肉之躯阻挡着封不平的前进,封不平大发神威,虽然将林师道的亲
兵杀的血肉横飞,但是始终无法再靠近林师道一步,眼看着林师道被亲兵护卫着
将退到城墙楼梯处,封不平万分焦急,他转头对后面拿着长矛的士兵大喝道:「
拿矛来!」
  接过了长矛的封不平将全身的内力都灌注在右手上,只见右手上的肌肉和经
脉暴涨,长枪被封不平流星追月般射向林师道,只见长枪犹如一道电光般射向林
师道,旁边的亲兵使劲将林师道推开,长枪由该亲兵的胸口贯入,力道之强大,
居然将三名士兵钉死在一起!一支一只的长枪由封不平手中射出,封不平的右手
由于承受了太大的力量早已鲜血淋漓,封不平却像是毫不在乎的继续将长枪投出
,终于在第九支长枪射出后,从林师道的肩膀射入将他牢牢的钉在墙壁上,接下
来的三枪丝毫不差的射入了林师道的胸膛!只见林师道彷彿不敢相信的看着钉在
自己胸前的长枪,嘴里喃喃像是在说着什幺,眼神越来越没有焦点,终于垂下头
去一动也不动了。
  封不平鼓起内力大声吼道:「林师道已死,所有人如再顽抗,死亡就是你们
的结局!」
  剎那间,所有人都看到了封不平的方向,天地间彷彿都静止了一般,眼看着
林师道惨死在城头,大周的军心士气终于崩溃了!大周国二百三十八年三月六日
,大将军林师道战死,林江城破,自此大周剩下的领土再也没有险城可守,国家
岌岌可危。
  为了犒赏奋勇杀敌的将士,郭天成破天荒的下令军队可以在城中任意抢劫三
天,欣喜若狂的士兵们在各个大街小巷穿梭,看到值钱的就抢,遇到反抗的就杀
,林江城像是修罗地狱一般,到处都可以听到百姓的惊慌哭嚎声。
  是夜,在大肆庆祝之后,封不平左手搀着微醉的郭天成,右手绑着止血的布
条,回到大周皇帝的行宫中休息,这时候突然有士兵进来回报抓到疑似大将军林
师道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子,饶有兴趣的郭天成立刻命令士兵将林师道的妻子和儿
子押上来,在看到了林师道的妻子之后,就算是已经看过不少美女的郭天成和封
不平心中也浮起惊豔的感觉。
  眼前所看到的是一名年约三十岁的女人。
  尖尖的瓜子脸,两道细细的柳眉搭配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樱桃般
的小嘴无一不美;白晰的脖子让人忍不住就想在上面很狠的咬一口,虽然紧紧抱
着孩子,但是一部份的美乳还是从破掉的衣领中漏了出来,让人毫不怀疑她的硕
大;细细的柳腰连接着丰满的臀部,斜跪坐在地上的她一只鞋子已经不见,白玉
般的小脚像反应主人紧张心情的绷紧脚趾;头上的髮簪不知什幺时候掉了,及腰
的秀髮垂在身后;微微紧蹙的眉头,让女人散发出一股楚楚可怜的味道。
  在摒退了左右之后,郭天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女人的前面,问那个女人
说:「妳就是林师道的妻子?那这个小鬼就是他的儿子喽?」
  谁知道看似柔弱的女人内心却是十分的坚强,只用着一双带着怨恨的大眼睛
狠狠的瞪着郭天成,贝齿紧紧咬着嘴唇不发一语。
  郭天成一看女人这个样子,倒是来了兴致。
  「哦?看样子很倔强喔?这个小鬼应该是林师道那死鬼的儿子吧?小鬼,转
过头来让我好好看看」
  郭天成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把小孩从女人的怀抱里拉出来,不料一时大意,竟
被小孩在手背上重重咬了一口。
  「你这该死的小鬼竟然敢咬我?」
  痛撤心霏的郭天成大怒,左手掐住小孩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被掐住脖子的
小孩呼吸越来越困难,手脚虽然拼命的踢动挣扎,但是就像蜻蜓撼大树一般没有
任何效果,女人看着孩子受苦,扑上来拼命撕打想把孩子抢回来,却被旁边护卫
的封不平轻鬆的制住穴道全身酥软的坐回地上。
  眼看小孩的脸色渐渐发青,女人拼命的哀求郭天成放过孩子,却不知因为刚
刚的